12130网站·金圣叹:20个耳光,打掉了读书人的尊严

发布时间:2020-01-10 19:00:48 作者:匿名
浏览:3722

12130网站·金圣叹:20个耳光,打掉了读书人的尊严

12130网站,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

1、

金圣叹真实的遗言

清朝的大才子金圣叹,死得惨烈。

在后世的传说中,人们充分发挥了他作为一位大才子应有的“风流”,据说他临死前留给刽子手两张纸团,一张写着“好”,一张写着“疼”,合起来就是“好疼”。据说他临死前留给儿子的遗言是:“以水煮毛豆,煮后啖之以醋,当有蟹味,切记切记”。

在人们的印象中,才子风流,至死也要戏谑众生,这才符合金圣叹的身份。可是在风流的背后,也还是要面对人生的悲苦。在众多关于他遗言的传说中,有一种最悲苦也是最可信的。

行刑之前,他的儿子走到身边,痛苦不已。他安慰儿子说,我这里有个上联,你对一下:“莲子心中苦”,见儿子哭得已无力回答,他说:“梨儿腹内酸”。好一个“莲子(怜子)心中苦,梨儿(离儿)腹内酸”。被砍头之后,金圣叹的家产被充公,家人被流放到东北,也就是我们现在看清宫剧中常说的“流放宁古塔”。

2、

若到了宁古塔,

便有十个黄泉路也不怕了。

宁古塔并不是一座塔的名字,宁古是满洲话,意思是“六个”,也许这一大块地方曾经有六个塔,因此得名。这块地区,现在是俄罗斯远东势力范围,著名的海参崴就是当初宁古塔的一部分。

“流放宁古塔”是比杀头稍微轻一点的罪罚,而且在很多人看来,比起常年在宁古塔被折磨,倒不如给一刀来得痛快。清朝的人说:“人说黄泉路,若到了宁古塔,便有十个黄泉路也不怕了”。清朝诗人吴兆骞曾因为“丁酉科场案”流放宁古塔,他这样写道:“宁古寒苦天下所无,自春初到四月中旬,大风如雷鸣电激咫尺皆迷,五月至七月阴雨接连,八月中旬即下大雪,九月初河水尽冻。雪才到地即成坚冰,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。”

我们看《水浒传》里被刺配流放的好汉,即使平日里铜铸铁打的身子也经不住,如果没有钱财贿赂押送的官吏,在行走的途中就可能死去。

戴枷刺配的林冲

从江南到宁古塔,几千里的距离,金圣叹的家人需要戴枷步行,按照大清律例,犯人不到地方枷锁不能打开,并且对行走速度也有明确规定,基本上是日行50里。而每日供给的干粮也仅仅是不被饿死的最低水平,那些随行的女眷,也要戴着枷锁,用三寸的小脚行走在荒蛮之地,同时还可能遭受到押送人员的性侵。我们看南宋人的笔记,金人押送着被俘的宋徽宗和宋钦宗北上,一样是遭受到这样非人的对待,后来的清,又恢复了他们老祖先的残忍。

人如果落到了被“流放宁古塔”这样的境地,基本上就没有尊严了。平日里知书达理,仁义道德的知识分子,要学会奴颜婢膝地讨生活,原来琴棋书画,养在深闺的富家小姐,要忍受被欺负变卖的屈辱。在清朝人的笔记中,有这样的记载:“霜雪井溜如山,赤脚单衣悲号于肩担者,不可记,皆中华富贵家裔也”。在无数个寒冷的冬天清晨,那些赤脚单衣的女子要去挑水,她们,以前都是中原的富家小姐。

宁古塔旧址

3、

被20个耳光打掉的尊严

金圣叹到底犯了什么罪,竟然自己落得个杀头,家人也被牵连去了地狱?这场噩梦,源自于金圣叹这伙江南读书人,想要找回自己的尊严。

那一年,是顺治18年,大清入关已经十八载,而顺治皇帝也在这一年的2月驾崩。在江苏吴县,新任知县任维初上任后,要完成上头交代的追回欠税的任务。因此他很激进地强制征粮,只要交不出的老百姓,全部抓起来,直到交出粮食之后再放人。老百姓是受欺负惯了的,没人把他们的尊严的死活当回事。可是当地的读书人和士绅不服气,于是,以金圣叹为首的士绅们借着顺治帝驾崩,跑到孔庙里去哭庙抗议。

他说:“读书之人,食国家之廪气,当以四维八德为仪范。不料竟出衣冠禽兽,如任维初之辈,生员愧色,宗师无光,遂往文庙以哭之……”我们读书人,竟然出了任维初这样的败类,祖师爷孔子的脸都丢尽了,所以我们要来庙里哭。

但你要知道,任维初只是个七品知县,他之所以敢这么激进,是因为上面有更大的官在给他撑腰,你骂他,就是在骂上面的领导。果然江苏巡抚朱国治大怒,下令彻查寻衅滋事者,逮捕了包括金圣叹在内的十八名带头滋事者,全部判处死刑。

这样的严打重判,还不仅仅是朱国治的意思,在朱国治上面,是入关不到20年的满清朝廷。在满清统一中华的过程中,江南是最后的阻碍。“扬州十日、嘉定三屠”,一路势如破竹的清军蹂躏的北方,却在江南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。区区一个江阴城,因为不肯剃发,要保留作为汉人的最后一点尊严,硬是抵挡了清军八十一日的围攻,杀清军七万五千人,城破之日,守城将领阎应元在城头写下:“八十日带发效忠,表太祖十七朝人物,十万人同心死义,留大明三百里江山。”后来人们都说,要是所有汉人都像江阴人那样有骨气,哪里还会有满清入关。

“有明之季,士林无羞恶之心。居高官、享重名者,以蒙面乞降为得意;而封疆大帅,无不反戈内向。独陈、阎二典史乃于一城见义。向使守京口如是,则江南不至拱手献人矣。”

无羞恶之心,就是不顾尊严地活着。

江南士绅,一直都是北京朝廷的心腹大患。他们能说会写,个个会蛊惑人心,必须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,打到他们学会做奴才为止。于是,当金圣叹们“寻衅滋事”的时候,朝廷就找到了口实,带头者全部杀死,家属全部流放宁古塔,让江南的人都看看,不听话的下场。

据说金圣叹被抓的时候,知县任维初命差役当众扇了他20个耳光,一边扇一边问:“可快哉乎?”金圣叹此前曾写过《不亦快哉三十三则》,广为流传。

后来风行的“文字狱”,不过是又一种摧毁江南士族尊严的耳光。一代斯文,就这样在一个又一个的耳光中,被打掉了。

金圣叹手迹:消磨傲骨惟长揖,洗落雄心在半酣。

关注微信公号“人物十分钟”,每天一个精彩的人物故事。

bet体育